抖音 成人版

贝塔镇北区,蛊雕街。

樱花酒馆。

二楼,基尼小屋的休息室,吧台前。

一只黑猫弓着身子,把两只前爪塞进水盆里,用力搓洗自己的爪子。粉红色的泡泡溢出盆沿,几乎将黑猫半个身子都淹没了,却丝毫没有影响它忘我的清洗工作。

吧台后,两位女巫笑的前俯后仰,不能自已。

“猫不是都喜欢舔爪子做清洁吗?你刚刚有没有试过舔舔自己的爪子?”科尔玛端着一杯青蜂儿,擦了擦眼角。听了伊莲娜讲述的黑猫遭遇后,她刚刚笑的眼泪都出来了。

“真是个噩梦。”吉普赛女巫打了个寒颤,怜悯的瞅了一眼黑猫:“我敢打赌,那只被剥了皮的癞蛤蟆肯定烂在那里一周以上了。”

“我突然想来点鲱鱼罐头。”科尔玛吭哧吭哧,又开始傻笑。

黑猫黑着脸,继续搓着爪子,不想搭理她俩。

晚上八九点钟,基尼小屋正是一日中最热闹的时候。白天去沉默森林采集、去炼金作坊当仆工、站在街头当小丑、躲在码头当苦力的年轻戏法师们三三两两出现在了大厅里,开始一起祈祷、互相交流学习‘魔法’的心得。

黑猫的听觉非常灵敏,它很轻易便听到那些戏法师们交流的所谓‘魔法’大部分并未触及真正的力量,充其量就是打响指的时候指尖摩擦产生火花——那些年轻戏法师都在兴致勃勃的讨论不同角度擦指尖时,冒出的火花形态都有哪些不同。

认真的讨论者还会现场做笔记,在笔记本上绘制不同火花的形态与指尖动作、角度等。

好是清爽的外拍

这个发现令他的心情愈发郁结。

吧台后的两位女巫似乎没有察觉黑猫低落的情绪,她们又笑了好一会儿才消停下来。

“说正事,”科尔玛清了清嗓子,瞥了一眼正举着爪子端详肉掌的黑猫,稍稍压低声音:“纸鹤上的消息,你们都知道了吧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黑猫恶声恶气的回答着。他仔细打量着已经被洗的粉嫩的爪掌心,心底不断涌出一种舔一口的冲动,但理智告诉他即便洗的再干净,他也不能舔爪子。

他是个巫师,不是真正的猫。

这种矛盾的纠结感反复在黑猫心底冲突着,令他情绪有点小暴躁。

基尼小屋的主人眨眨眼。

“好吧,”女巫今晚脾气很好,她从吧台下的抽屉里翻出一张劣质的结界符,拍在了桌面,一层淡薄的光罩扩展开,将两人一猫笼罩起来,然后她才好整以暇的开口:“反正是个好消息,我也不介意多说两遍。”

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。

黑猫狐疑的看了她一眼,心底琢磨着要不要建议她去校医院查查脑子。

“仓鼠先生今天来信,说已经收到我们的诚意,所以它把那个地方的准确位置给我们发过来了。”说着,科尔玛仿佛变戏法似的摊开手,她的手心不知何时多了一小卷羊皮纸,约莫小手指粗细、寸许长短,用一条黑色的丝带系着。

黑猫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意识到科尔玛说的‘仓鼠先生’是谁。

“诚意?”他诧异的瞪大了猫眼,顾不得继续纠结要不要舔爪子的问题,四肢略略用力,便从地板跳到吧台上。

基尼小屋的主人非常配合的把手心凑到黑猫鼻子底下。

黑猫抽了抽鼻子。

确实,羊皮纸卷上充斥着肥瑞那厮的气味儿。

但是我还没告诉他那个消息啊?黑猫心底纳罕着,视线在两位女巫身上徘徊片刻,开口问:“或者说,你们谁将杜泽姆博士的消息告诉那只仓鼠了?”

科尔玛脸上的笑意终于消失掉了。

她与吉普赛女巫面面相觑:“难道不是你吗?我们俩调查了许久,一直没有什么结果。然后今天晚上那只仓鼠忽然就传来消息,说已经收到答复了……之前我们一直以为是你告诉它的。”

黑猫阴沉着脸,垂下尾巴在狭长的吧台上来回踱着步子。

此刻,他有种芒刺在背的感觉——如果两位女巫都不知道杜泽姆的下落,而肥瑞又说是从他们三人这里得到的线索,那么毫无疑问,消息是从自己身上泄露出去的。

或许那只仓鼠仅仅在自己身上下了一道追踪印记,或许肥瑞派了专业的鼠特工跟踪自己,或许它是借用自己作为锚点进行第三方占卜,算出了杜泽姆博士的下落。

郑清不知道哪一种情况更糟糕。

他只知道,自己的一些秘密肯定已经暴露在了肥瑞,以及鼠仙人眼皮子底下。倘若这两只老鼠稍微贪婪一点,或许此刻流浪巫师的档案库里已经多了一些可以卖钱的新资料了。

郑清有种被人扒光衣服丢到大街上裸奔的感觉,他也终于理解巫师对于隐私格外重视的心态从何而起。在一个魔法世界,对隐私的尊重,就是对巫师自身安的尊重。

“秘境地点在哪里,我们现在去吗?”黑猫在桌上徘徊许久,终于开口问了一句。

科尔玛伸手挠了挠黑猫的耳朵根:“不要总板着个脸,容易变老……今天时间太晚了,而且明天还要上课。我打算下周六早上去,还是以往集合的时间,集合地点另行通知。”

“可以。”伊莲娜对此自无不可:“需要我们准备其他什么东西吗?”

“如果你能把我们小男朋友的符枪借过来就好了,”科尔玛冲吉普赛女巫做了个鬼脸:“现在学校里都在传言,他的符枪是一位传奇炼金术师打造的,所以才能一枪把瑟普拉诺打个半死……如果有他的符枪在手,相信我们的探险会更安。”

喵喵喵?

黑猫一脸问号的看着科尔玛。

传奇炼金巫师打造?我怎么不知道。而且‘我们的小男朋友’是什么鬼?!

伊莲娜脸上浮现一丝红晕。

“他的符枪已经被学校没收了。”吉普赛女巫委婉否决了科尔玛的建议,同时强调道:“这件事跟他没有关系,不要把他搅进来……他也不是你的男票。”

黑猫蹲在伊莲娜身边,深深叹了一口气。

他已经被搅进来了,虽然不是故意的。

文学馆